向日葵视频

經典美文 情感文章 免费av隨筆 生活隨筆 心情日記 現代詩歌 古詞風韻 愛情故事 語錄名句 微小說 影評 雜文 佳句
×取消主題

我在鹹陽讀大學的那段時間(大三上學期)

發表時間:2019-12-03用戶:景山小爺閱讀:37
2012年的暑假兩個月轉眼而過,之後我和母親就再次的回到鹹陽,到了鹹陽以後,我和母親就在楊戶寨暑假前租好的那個院子裏住了下來。第二天,母親去學校給我辦理了一個手機,之前在大二辦理的另一個手機已經快不行了,所以,那是第三個手機。
大概在那個地方住了兩三天左右的樣子,我和母親就又搬到座落在楊戶寨最北邊農田邊上的那個民房,那間院子比較大,是新建好的,還沒有別人住,而且門前也比較安靜,北面是一片農田,東面是一個幼兒園。我和母親就在那邊住下了,住到2012年11月份底。
那時,離辦理助學金的時間也不遠了,母親像之前一樣,以我的名義給導員送去三百塊錢辦理助學金的費用,于是那一次的助學金也順利的辦理了下來,不過那回不像之前的一年,之前的一年是3500塊錢,那年則是2500塊錢。
在還住在那裏的時候,天氣漸漸變涼了,我還記得每個周末我都會把從圖書館借來的書拿回家裏來看,我清楚的記得那時我特別愛看一本書,叫《劉邦大帝》,還有一本叫,《劉秀大帝》,是劉樂土著的。那時還記得,我一有時間就翻看這兩本書,我在課堂上看,在家裏看,這裏的家裏,就姑且指那時所租住的楊戶寨吧。我對劉邦和劉秀的故事就是在看了那兩本書以後起然後就感起興趣了。除此之外,還有一本《一千零一夜》故事書。
記得那時候,我看書看的比較勤快,而且也愛在書本上把好的句子寫下來。王勳和我當時是同桌,他每每看我在課堂上看書的時候總是非常的佩服我認真,他說他看書的時候總是虎頭蛇尾,不能把一本書去從頭到尾全部看完。
這之後不久,我在微信裏搖到一個人,他叫李唐,是陝西服裝工程學院的一個學生,他首先加的我,我和李唐真正有過碰面的是在第二年的一個春天,那時,李唐在朋友圈裏說他第二天要去廣東實習,于是我就在那一天決定見見李唐。那天我和李唐一起去鹹陽湖鬼屋探險了一回,至今在想起,便甚覺光陰荏苒。
記得那天,我叫李唐來我們學校的北區門口見面。李唐遲一點到商貿學院學校的門口,我早一點到。李唐在人群中遠遠的走過來向我揮手,李唐見到我以後第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他說(大致的意思):“景山哥,你好高啊。”我也跟著說一句:“爆色哥你也很高。”(當時,我給李唐起了一個外號叫爆色哥。)爆色哥的確具備山東大漢的特質,有點胖,個字與我差不多高。我與爆色哥禮節性的握了握手,然後我和爆色哥一起在學校那邊的站台乘坐29路公交車去往鹹陽湖。爆色哥與我一路仿佛有談不完的話,我和爆色哥一路詳談甚歡。
期間我們談論了關于賈福亮,我時常在聊天過程中和爆色哥談及。爆色哥問我怎麽賈福亮沒有過來,我對爆色哥說賈福亮不想來,爆色哥問爲什麽,我則告知爆色哥說賈福亮對鹹陽湖沒什麽感覺。
我們很快就到了鹹陽湖,在橋北下來以後,我和爆色哥就往鹹陽湖走去了,我們邊走邊聊,邊走邊聊,期間爆色哥總是向我指指點點邊上經過的女生。
我和爆色哥在鹹陽湖岸堤邊徘徊了一會兒,然後爆色哥對我說,他說他認識一個在鹹陽湖景點收票的妹子,我們可以去見見她。
于是我就和爆色哥趕往後面的渭濱公園,我們在渭濱公園的鹹陽湖鬼屋門口處看到了爆色哥所說的這個妹子,爆色哥跟這個妹子打了一個招呼以後,妹子就叫我們去景點裏玩了,因爲跟爆色哥認識,所以,妹子讓我們免費進景點裏去玩。于是我和爆色哥就這麽稀裏糊塗的開始了鬼屋探險。
我們因爲是VIP,因此去的是二樓,在開始前往二樓的時候。樓梯上陰森恐怖的感覺,有一個死人的模型被擺在樓梯口,我和爆色哥定了定一口氣,然後一溜煙跑了上去。樓梯上面還好,陽光明媚的,可照著入口處向裏望去,卻是黑漆漆一片。我們不敢進去,在樓上徘徊,爆色哥對我說不進去了吧,可我卻不同意。我對爆色哥說,難得來一次,咱們進去裏面看看到底有什麽刺激的東西。但是,怎麽說呢,畢竟裏面陰森森的,黑的好像鬼一樣,我心裏也很害怕,直打退堂鼓。我和爆色哥兩個人就這樣,在陽台上徘徊有五分鍾之久。後來,有一個抱著小孩的女子上來了,那個抱小孩的女子直接抱著小孩往裏進了,我看那個抱著小孩的女子進去了,我也趁勢拽著爆色哥進去了。
大約走去四五米左右不到的距離,爆色哥就嚇的要往外跑,我于是就一個勁的鼓氣對爆色哥說,怕什麽,既然已進入到鬼屋裏了,就像前走吧。正說著,導遊就進來了,于是我們抓緊機會,跟著導遊往就往裏走。
抱小孩的女子在剛走進去沒多遠就嚇的直接跑了出來,現在黑暗的鬼屋裏就只剩下我和爆色哥還有前面那個步伐走的很快的導遊了,早知道那個女的不往前了我也不敢進去啊。
這時爆色哥我倆一起手拉著手,膽戰心驚的往前走,我分明感覺到爆色哥的手心在出汗。我的手心也在出汗。
途中,有一個模型骷髅伸出手摸了爆色哥一下,又有一個毛茸茸的東西鑽出來碰了我的腳一下,嚇的我,整個過程都幾乎不敢目光斜視。
鬼屋裏有鬼哭狼嚎的響聲音效,有兩個道具古代男人在用鋸子鋸著一個道具古代女人,道具古代女人的身體已經快要兩半截了。還有蟒蛇,煙霧,忽明忽暗的燈光。在經過一個拐角的時候我和爆色哥還看到一對情侶驚嚇的抱在一起不知道往哪走了。
好在看到我們過來以後才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跟我們向前走了。
終于,我們走出了鬼屋,重見天日,跟著我們一起出來的那個女生出來以後便對她的男友說,她嚇尿了。爆射哥以此爲噱頭對我說,剛那個女的說嚇尿了。
那次逛過鬼屋以後,爆色哥便總說我膽子大,其實要不是一開始抱著小孩的那個女子堅持著往裏進的話,我也不會貿貿然往裏沖的。因此膽子大小著實是被迫無奈的選擇。
我們出了鬼屋以後,又到了鬼屋後面的遊樂場玩了起來,我們玩了蕩秋千,還有走繩索,我和爆色哥在秋千上聊天。
出了鹹陽湖以後,我們去橋北乘車回學校,在臨近學校的時候,爆色哥和我分別握了幾次手。
車子開到陝西服裝工程學院門口,爆色哥要下車了,在臨近下車的時候,爆色哥深情的再次握著我的手,彼此互道珍重。
車門開了,爆色哥下去了,在爆色哥下去以後,他擡起手朝著窗內的我奮力的揮著。
當車子再次啓動的時候,我們相互默默的目送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過去的時間裏。
這期間,我又進行過一次徒步旅行,是在一二年十月份左右的時候,那次旅遊的地點,是在人民路以東的渭河沿岸。
那次行走的時候,我穿的是一雙黑色的運動鞋,我從楊戶寨的南口出發,向東步行走去,直到南北季村這頭。在南北季村這頭有個路口,通往北面,我便上到這個路口,朝北前去。
沿此一路的走,待走到前面的不遠處,便路的兩邊不再有人家。我便就此及目遠去,直看到那路兩邊是片片的農田。有些農田爲沒有人種的荒地,那野草長滿田內。在不遠處是一片枯墳,有一系列墓碑和土丘堆在那裏,甚顯荒涼以及敗落。
我沿著水泥路繼續走,便來到了郭村,郭村是一個即將面臨拆遷的村子,那裏面的居民已經快空了。
再繼續往北,我便來到了西寶高速的天橋下面,穿過西寶高速天橋,發現前面有兩個石墩子,用來控制車輛經過的大小。
繼續走,我便要轉彎了,在轉彎的地方是一個小區,像是新建立起來沒多久的樣子。那轉彎的路面向東走向,約莫百十來米左右的樣子,將人引向那北面大路。
我沿著北面這條大路向北走,便看到陝西中醫學院的西大門了。陝西中醫學院的西大門處有賣水果、衣服,以及小吃的攤位,規模不是太大,但也算得上是有點聲色。
經過中醫學院的西大門口,我便上來到世紀大道,沿著世紀大道往東走,便有看到陝西中醫學院的北大門。走離開陝西中醫學院北大門口沒多久,那沣河大橋便漸漸的迎來顯于腳下了。
過了沣河大橋以後,我轉向左邊行道,然後沿著此一路向東,到達轉盤處。之後便向北轉去,經過藝龍金河灣小區群,後到達另一座的沣河橋。
過了藝龍金河灣沣河橋這裏,我便轉行到右行道了,這邊的景色非常好看,那鹹陽大橋的標志性矗立遠遠的聳起在那前方不遠之處,如此那般威嚴霸氣。
在沣河橋的北頭處有一座沣河灣假期酒店建築群,那片建築群很有特色,極具歐洲多利亞式的風格。
沣河灣假日酒店旁邊是一個婚紗攝影店,這個婚紗攝影店如此漂亮,裝飾風格頗是典雅,致人一種浪漫氣質。
再往前走就到達渭河特大橋的南頭了,整個渭河特大橋的南頭處地勢呈緩坡狀,直延伸到橋身。
我沿著渭河特大橋走上去,那橋邊的欄杆是白藍相接,在走到將近橋心的那裏,可看到有一座高高聳起仿佛倒置著鉗子的樣式建築。在這座高高聳起的建築兩頭,分別有數條鋼線從中延伸出來,把整個橋面拉拽住。
渭河特大橋,如此就這樣被我從最南頭走到最北頭,在最北頭靠東的地方是古渡公園。坐落在人民東路這裏。我從古渡公園門外經過,沿著人民東路一路向東走去,直走到上林大橋北。其後在經過上林大橋北口的時候,人就可以下來轉到渭河邊了。
這邊的渭河岸堤口堆砌的很高,而且路面是被平整好了的,非常寬闊。人站在岸堤處向渭河遠望去,蜿蜒的渭河水惹人神往。
我沿著這條還沒修建好的岸堤路向東走去,一路的秋高氣爽,使得人沈醉其中,良久良久。
在渭河的北岸這裏,有許多人家種的良田,不遠處還有藕塘,塘裏的藕已經徒剩枯枝。
我下到不遠處的一個農房裏,那個院子風景很好,有許多的植被和花草。院前面的土地種有蔬菜。
農房裏的人家不在,那木制的門虛掩著鎖了起來,也許,那是附近種地的人家住在的那裏。
我獨自一人下到屋子邊的小徑上漫步,石頭堆砌的圍欄攔住屋前屋後的院子。這種獨家獨戶的感覺致人以一種世外桃源般的感覺,不與外人相通聯,並且院子的不遠處就是渭河。
九月到十月份的時候,鹹陽地區秋高氣爽,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在每天晴朗的昏晚時分,照著回去的路上南望而去,便能看到巍峨的秦嶺,一字排開去。我仿佛清楚的洞悉了秦嶺山上的樹木,以及裸露在其中的石頭樣子。
在十月左右一個星期六中午,我獨自一人騎著自行車往南而去,我想在這天親自去看看那天天萦繞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仿佛不去看看就渾身難受的,那片巍峨的秦嶺。
那天出發的時候大概爲中午十二點到一點左右的樣子,我騎著沒有刹車的破舊的車子,從楊戶寨出發。
去往戶縣秦嶺那裏得要先向西經過我們商貿學院,然後往南轉去,一直向前。
我一路的向南騎行著去,經過東張村,這時,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湧上心頭。
過東張村,路的兩邊便是一片農田,再繼續往前行未久,便有一片種植景觀樹的樹林被看到。那是一大片粗壯的槐樹林,那枝頭皆被剪掉,致人以一種沒有頭的樹木的錯覺。
當過到路的最南邊就得往西轉去了,在這裏可以看到有一座高架橋橫陳著。我便沿著這座高架橋向西轉去,行了一會兒便南向進入一個莊子,隨後再向西。過程中有幾條狗很是凶狠,看到生人經過便不住的吠吼。
不久之後,我來到一個中學門前,隨後在經過這個中學後便又向南轉過去。
我如此的一路向南騎去,中間不知道經過多少個村莊,經過多少片樹林,多少片農田。
不知不覺時間已快四點,天上的太陽愈漸偏西,而眼前的秦嶺,似乎還很遙遙無期。
我繼續向南騎行,直到一個十字路口,我便停車不走了。十字路口處挂有一牌,那牌上寫著有“太平峪口12KM”的字樣。”看看時間,再看看路程,這樣兩下一捉摸,我就開始返回了,因爲時間已經過去很久,而且路程也還有將近12KM。
當我返回將近十分鍾左右的樣子,太陽便已迫近西山,我分明清楚的看到,太陽被山漸漸擋住的情景,就好像日食那樣,漸漸遮住。
不久之後,天便完全的黑了下來,我不曉得來的時候是走的什麽路,那黑漆漆的天色讓人分辨不清楚我來時走的什麽路。那周圍依稀能記得一點的標志,也幾乎完全叫黑暗給籠罩了。
漸漸的,我心裏産生一種恐慌,那種恐慌是一種黑夜裏認不著路的急切心情。路上有些地方還有墳墓,黑燈瞎火的,伸手不見五指,有時看到路兩旁有星星點點的亮光會令我感到非常快樂。
那時,我便曉得了,原來幸福是多麽的簡單,那就是在你身處無望的時候,能有一兩個路燈在路上遠遠的照著你。可是這種照耀不多久就無效了,路面轉而被黑暗重新吞食。
這是我就在想,原來平時上課、下課,跟同學一起學習、在學校盡情玩耍是一件多麽有意義的事情。
我不知道恐懼的狂行了多久,才摸回到鐵路那邊,詢問旁邊一家修車店店員問他鹹陽怎麽走,店員指明了方向並坦言道鹹陽還有很遠一段距離。
最後不知過了多久我返回到高架橋那裏,至此,我才頗感惬意的舒了一口氣。
隨後我便一路的向北狂行而去,到達東張村,再一路的狂行,到了陝西國際商貿學院,最後回到楊戶寨家裏的時候已是晚上的八點多鍾了。
方才在寫到這一段回憶的時候,我分明的又想到了和鮑彩琴去東張村那片蔬菜大棚地裏遊玩的事情。
那時,大概是大二秋學期學校裏開運動會的時候。在學校開這運動會期間,我們閑來無事,于是鮑彩琴就跟我一起到學校外面去走走。那天鮑彩琴穿著一件淡黃色的外套,褲子是天藍色,鞋子爲帆布鞋。
我們在一起走到學校南區門口的時候遇到導員和他的老婆,導員看到我和鮑彩琴拉手一起走的時候便和我打了一聲招呼,因他從我們後面向西過去,所以我就沒有及時看見,當我准備也與導員打一聲招呼的時候,導員和她老婆已經笑著騎著電動車走遠了。
我和鮑彩琴之後便向西走到陽光十字這裏,當到這裏,我們又往南走。在走到學校圖書館後面那條東西走向路的時候,我們沿此路又向西走去,向西的這條路很寬闊,當時還沒有修建好,路的兩邊是一片片的蔬菜大棚,裏面長有不少例如白菜和生菜的農作物,以及油麥菜等蔬菜作物。我和鮑彩琴沿此向西走去,在到達西處的一個地方,我和鮑彩琴下到路旁邊的菜地裏。
我們往裏走,這裏靜悄悄,杳無人煙,我想在這裏和鮑彩琴來一場野,戰,但是鮑彩琴沒有多少興趣。在我開始抱住她並開始吻她的時候她把我給推開了。
隨後我們上去又向南走去,我們分別在南邊的蔬菜地邊遊玩、觀賞。
我們在這塊清靜的地方走著,不多久便來到了東張村的北口,那裏有一顆高大泡桐樹,上面的花芬芳異彩,爲紫色顔,葉子寬厚。
在通向其中的一條巷子裏走一輛賣油麻花的小車,鮑彩琴順道買了一些。
這之後我們便從東張村這裏往回走了。
在楊戶寨那個人家的院子租住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和母親就不再租住在那裏了,我們搬到楊戶寨靠南一點另外的一家住了下來。那時,已是十一月份開始沒幾天的樣子,天氣已經開始冷了起來。
一周左右以後,我在賈福亮宿舍上網,在逛到趕集網上的時候我看到一個招聘兼職的信息。說實在的,我早想要做一份兼職來打發無聊的大學時光了,事實證明,這的確有效。在幹兼職的時候時間過得飛快,仿佛一眨眼的樣子就過去了。當然,這是後話了。
那網頁上顯示那個機構是做初中生的課程輔導的,在鹹陽市人民路銀都國際大廈那裏。
我仔細的看了看,于是就走到廁所那裏打電話過去問了一問,手機那頭接電話的是個女的,在經過簡短的聊天之後她便問我什麽時候可以開始,我表明第二天即可。
第二天下午一點多鍾,我乘坐著29路公交從我們的學校這裏出發。在到達人民路那裏,路面就變得很擁堵,約莫是上班時間的樣子,故此車輛遲遲的不得望前開。最後到達電信大廈那裏的時候,時間的指針就已經指向一點五十幾了。
我下了公交車以後便急急忙忙往人民路東面的銀都國際趕,最後在尋找到銀都國際的時候已是兩點多幾分。
當我到達銀都國際大廈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麽進去,在經過電話裏那位招聘者的仔細比劃之後,我才曉得是從西側的停車處進去銀都國際。
那進入裏面的門,是玻璃門,進入玻璃門裏面爲一個會客廳,置有沙發以及茶幾。門口處有兩名保安,分別負責A座和B座。
在進入銀都國際B座的通道口時,有一道玻璃門擋住了去路,沒有磁卡便不能打開這門,直到有人從中出來或者進去便可順勢進去。
在進入到過道門以後,我便乘坐著電梯直上27樓,之後便看到我所要進行兼職的這個培訓機構。
那裏面有一個女娃也和我一道是過來從事兼職的,還有一個叫做蘇傑的工作人員,他負責和我們一起出去發傳單,以及,到各個小區以及學校附近的宣傳欄裏貼海報。
我們一行三人從銀都國際大廈出發,坐電梯下來然後步行在人民路上,到指定吩咐的小區以及學校的宣傳欄裏貼海報。
蘇傑帶了幾個蝸牛膠,用了不久後蝸牛膠就用光了。這之後蘇傑便在人民路南邊靠近鹹陽湖那條老街的商店裏買了一個雙面膠。我們一行三人分別去了好幾個小區,以及,走了好幾條路,之間也欣賞了很多的風景,還有一行三人的暢意交談。
第一天幹完以後,我們就一起回機構裏簽到。蘇傑把我們送過來以後就直接回去了。簽完到以後,一起的那個女娃詢問今天的工資怎麽結,老板拿出錢包以後准備結給我們,但是裏面全是百元百元的整錢,因此就叫我們先回去明天再結給我們。
我聽著也對,于是就准備回去了,這時一起的那個女娃不樂意了,她偏追要著老板把第一天工資結下,在電梯門關上前的一刹那,我看到她還在爭著不讓,真是挺無語,不過就二十四塊錢的工資,有意思麽,說了明天就明天,她還在那裏不相信,真是叫人呵呵。
第二天,我准時一點,一點59分就到了,這次還是我們一行三人,各處去貼海報,發傳單,第二天幹完以後,老板便把錢發給了我們,發的是第一天的,以此類推,直到不幹的那一天全部結清。
其實說實話我總共就領了兩三回錢,一次是這次,還有一次是那次,還有一次就是最後一次全部結清了,零零碎碎的領,沒意思,那麽一點的錢,真是可有可無。但最重要的是,我度過了一段有意思的生活。
我們一行三人分別去了很多小區,以及附近的風輪中學,在那些地方發傳單,貼海報,如此進行了大概四五天的時間。後來,一起的那個女娃不幹了,走了,之後便又有幾個鹹陽職業學院的學生過來,總共也幹了兩天,就不幹了。
我們在一周左右的時間以後,便不再貼海報,而是按照要求去做問卷調查。對于我而言,這可真是一個難弄的東西,拿著問卷去中學那邊去要電話號碼,可想而知,這有多損。
我一開始和蘇傑他們在風輪中學進行了兩天,後來就到陝西科技大學鹹陽校區的附屬中學進行了,並且一幹,就幹到最後。
在陝西科技大學鹹陽校區附屬中學做問卷調查的時候,是我度過的一段愉悅時光。那時,天氣很冷,我每天下午都要早早的趕到那裏,或是步行而去,或是乘公交車,或是跟著蘇傑一道,或是我一個人。我總是在趁著那些初中生們上體育課的時候偷偷的在外面的欄杆上把問卷遞過去讓他們填寫。他們對此的反應不甚相同。有避而遠之的,有認真相填的,有亂寫一通的,有惡作劇填了別人的電話號碼。更多的是拒絕不填,並禮貌的說了聲(大致的意思):“不用,謝謝!”
有些女生主動要填,也有些男生主動要填,更多的時候是我坐在那邊幹等,等著五點以後這所學校放學。
有幾個男生在互相追逐打鬧,還有幾個男生安靜的坐在那裏。有幾個女生湊在一起討論著什麽,還有一群女生在踢毽子。有一個女生把毽子踢飛到了我的這裏,于是湊上來喊道(大致的意思):“叔叔,叔叔,幫我們撿一下毽子。”哈哈,叔叔,那時的我竟然被小妹妹們叫叔叔。
記得第二次領錢的時候,我去嘉惠市場那裏買了一雙戰地靴子,我感覺那雙靴子穿著時候別有一番感覺。
我就是在穿了這雙戰地靴以後在那裏向學生們要電話號碼的時候被那些小小的初中生們羨慕的,不時的有經過我身旁的初中生說(大致的意思):“叔叔,你的鞋子好帥。”還有女生們也嘻嘻哈哈作抱拳崇拜狀,可是,誰能知道,我是在那邊等了好幾個小時嗎,要知道,十一月份鹹陽的天氣,那可是冷嗖嗖的。
我一直持續的幹到兩個星期多一點,就不再幹了,一方面,決得單調,另一方面,的確沒有什麽學生了,一連幾天的電話號碼要了下依然是那幾個熟悉的名字,因此,我就不幹了。
寫到這裏,我不禁的又想起一個女生叫馮季紅,我忘記了是否在做兼職前夕結識的她,也許是兼職開始以後的沒幾天才認識的她。
記得那天我在賈福亮的宿舍裏玩微信,在玩微信的過程中,我在微信裏搜索附近人的微信時候看到一個女生的微信,那個女生的微信沒有用照片作爲她的微信的頭像,那個女生的微信的名字叫記住一紅字,我就加了那個女生的微信,那個女生同意我添加她爲微信好友之後,我就和那個女生通過微信聊了起來。
不多久我就叫那個女生通過微信發給我一張她的照片給我,她就用彩信發給了我一張她的照片。隨後我便得知她叫馮紀紅,是陝北延安黃陵縣人,那時,她在我們學校工學院讀大三。
與以往在qq裏和別的女生聊天一樣,一碰到女的我就提見面,之後我就在我們學校南區的校門口那裏和她約定好見面。
在我先到達南區那邊的29路公交站台後不久,馮紀紅就到了,她看起來並顯得嬌小。我們在那裏簡單的寒暄了一陣之後就進入校園了,我和馮季紅在南區的校園走了一圈。
以後的一段時間裏,我總是習慣在傍晚約見馮紀紅,記得那天傍晚時分,我和馮季紅坐在情侶坡的凳子上,我膽大的試圖吻她,但是馮紀紅顯得明顯不配合,她不時的咬我的嘴唇,以至于我無法深入的jiewen。
還有,我mo她xiong部以及kua部的時候她死活也不讓我mo,有好幾次我偷xi她kua部的時候她一個勁的直往下蹲讓我無法mo著。只記得有一次吻她是順利的,那次我完完全全的把舌tou伸,進了她的嘴裏濕wen。
有一次,是下午兩三點的樣子,我和馮紀紅出去玩,我們到李家莊北邊那個花卉裏參觀花朵,後來我覺得無聊就把她一個人放在那裏我獨自回去了。就爲此事,她還埋怨過我。
回去的時候,她給我買了一杯奶茶,當時我對她說,讓女孩子爲我買東西,我真是過意不去,她卻說沒關系。
後來有一次,我做完兼職回來,我把她約出來騙到遠一點的地方走走,我然後就帶她沿著我們學校的統一西路一直往西走去。當走了較遠一段路程以後,天便慢慢要黑了,于是在返回走的時候我把馮紀紅拽到一處荒落的草地,那旁邊有一堵破牆……
(當時,我爲了滿足我的xing欲,我強行的讓馮紀紅給我“打,飛機”)
打,飛機結束以後,馮紀紅厭惡的把手放在我的毛衣上擦了擦,隨後我就開心的走了。馮紀紅也跟著我一起回去學校了。
嘗到這次甜頭,我就又一次的騙馮紀紅到老地方來,馮紀紅在向這邊走的時候對我說(大致的意思):“不准再幹嘛了。”我于是騙她(大致的意思):“這次我不做壞事了。”
天快晚了,我們又次返回到達老地方,馮紀紅便刻意的離我遠遠的以提高警惕。精蟲上腦的我此際我哪裏能耐得住,我就對馮紀紅說(大致的意思):“我們到這裏站一站吧。”馮紀紅斬釘截鐵的拒絕道:“不去。”我嘗試著把馮紀紅往下拽,但是馮紀紅一個勁的往前跑,在跑離我大概七八米的樣子馮紀紅才停下來。
我這時站著不走了,馮紀紅回過頭來對我說(大致的意思):“走啊,站在那裏幹嘛。”我則對馮紀紅說(大致的意思):“你過來啊,你過來我就走。”馮紀紅好像明白什麽似的,她沒好氣的對我說(大致的意思):“我才不過去,你過來,我們一起回去。”我也不同意,我堅定的對馮紀紅說(大致的意思):“你過來,我就和你一起回去。”馮紀紅看僵持了一會兒沒什麽效果,她就過來了,但在到達離我三四米遠的地方她又停止了,她對我說(大致的意思):“你過不過來。”我繼續堅定的對馮紀紅說(大致的意思):“你過來,我就走。”于是馮紀紅就又過來兩三米。那時,我看馮紀紅離我很近了,我就走上前去,用力的熊,抱住她,把她往路下邊拖。馮紀紅明顯掙,紮著不讓我把她拖過去,結果我的力氣比較大一點的將馮紀紅拖拽到那堵破牆邊的荒草地。就這樣,我再一次的強行的讓馮紀紅給我打,飛機。
回去以後,馮紀紅對我親密親密的,但是那時候,我對她的親密沒什麽反應了。她要我背她,于是我就背了她一會兒,在背她的時候我故意的撓了一下她的下,體部位,她一無奈就不要我背了。
我把她放下來,我們就一路往學校走去,在走回學校的過程中馮紀紅竟然主動要求吻我,被我予以拒絕。
在最後到了陽光十字路口的時候,馮紀紅想要把我左手戴著的那枚以前在丹兄宿舍那裏問丹兄買的那枚幾塊錢的戒指拿去,我不給,她偏要,于是我怒了,就把她放在十字路口,一個人大步流星的回學校了。
爲這事,馮紀紅顯得很傷心,也很生氣,她在第二天的時候對我說(大致的意思):“我只不過是想看看你的戒指,你爲什麽要那樣?”我也生氣的對馮紀紅說(大致的意思):“這枚戒指是我的幸運戒指,要是你拿著不給我了怎麽辦。”馮紀紅這時也怒了,她說(大致的意思):“真氣人,我會不給你嗎?我不過就是想看一看。”
這以後,我繼續和馮紀紅見面,只不過是沒再去過前兩次的那裏,大多數是在南校區的情侶坡那裏玩。
有一次,晚上,情侶坡,我yu望亢,奮的摸她,並且吻她,她不耐煩了,要求玩一下我的手機,我就把手機給她玩了,她玩了一會兒以後我憋不住的又去吻她摸她,結果她把我的手機做出摔的動作,她恐嚇我說(大致的意思):“不許過來,過來我就把你手機摔掉。”把我給嚇得,于是趕緊收斂一下。她繼續玩手機,並且提防著我。
這時我走到她旁邊,她又把手機舉起來作抛摔狀,我不吃這一套了,憤怒的向她吼道(大致的意思):“把我的手機還給我。”她先是一愣,然後把手機給放到身後了。我看她似乎沒有還手機的舉動,于是又一次的向她吼道(大致的意思):“把我的手機給我。”
被我吼這麽兩次,馮紀紅便顯得委屈的蹲在地上抱膝而哭了。她把手機還給我,然後靜靜的哭著。
那個學期末以後的再次開學,我就沒再和馮紀紅見面過了,馮紀紅在那學期實習了。
鮑彩琴在那一學期的一個周末和我一起到我住的那裏一次,自此以後,我就再也沒有和鮑彩琴親密過了。
2013年冬天的某一天,那時,天在下著雪,下午放學的時候,我和賈福亮一起下了樓,當我們走到教學樓的樓梯處那裏的時候,我見雪起意,就把欄杆上堆積的雪薅起來,然後揉成團照著賈福亮一頓猛砸。賈福亮被我用雪砸一頓頓感此事有趣,于是他也用手把欄杆上的雪薅起來,揉成團朝我砸來。
除此之外,我們又薅了垃圾桶蓋上堆積的雪朝著相互方向砸去。我一路的追著賈福亮砸去,賈福亮一路躲閃,被我多次用雪團擊中。
我們到了北校區,又在那邊停車的地方把車上堆積的雪弄下來揉成團相互砸去。
下雪天打雪仗蠻有意思的。
下午,我去了南校區把雪景給拍了下來,至今我的空間相冊裏還留有當時在南校區拍的那些照片。
期末考試了,又一學期不聲不響的即將成爲終止,我和母親准備從鹹陽火車站乘火車回去,但是在等車的時候,我和母親遺憾的錯過那天的火車。我和母親到了站台上以後眼睜睜的看著火車慢慢啓動,那種感覺很糟糕。
後來,母親在火車工作站那邊改了票,因此我和母親就在第三天的時候再次的來到火車站等車。這一次我和母親才按時的登上了火車趕了回去。
在回去的時候,我和母親攜帶的行李比較多,每次往來于學校都是如此,那幾年,我對行李多的事情真是受夠了。
之後在去火車站的時候,母親把行李放在那輛自行車上載著,等到火車站的時候,母親就把那輛舊自行車給扔到了那裏。還有就是,在途徑505的時候,母親在街邊的一個包子店買了十幾個一塊錢一個的那種包子。
好了,2012年就到這裏了,那麽,2013年新年快樂。
寒假回去以後我學會了打口哨,以前覺得打口哨吹音樂太難,可一旦會了以後,才發現打口哨蠻容易的。

(大三上學期完)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QQ1327835231
分享到:
發表評論(文明上網,友善發言,匿名評論無需登錄)
還可以輸入:400 個字符
評論列表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网站首頁|關于本站|網站地圖
向日葵视频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向日葵视频!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若無意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向日葵视频 www.wenzizhan.com 版權所有
分享
導航